马萌:回想那个时候“武功热”

有个姓许的同学,把一件好好的衫子作了练功用的沙袋,绑在腿上说是能练成“飞毛腿”,有个姓苏的老师说他们是腿上绑的“秤锤”。有些女同学觉得稀奇,就左顾右盼的看,到底是那个男同学的腿上绑的“秤锤”。有的同学因为练武术,耽误了学习,没有考上高中,家长们就唉声叹气,说都是“武术”惹的祸。我就因为图稀奇,跟着别的同学练武术,耽搁了学习,初中毕业补习了一年才考上高中,否则今天就是在村里“修理”地球的农民。(作者系陕西省煤田地质局一三一队马萌)

在这些不断的学习和刻苦训练中,海灯的武功得到了极大的精进。

回忆那年“武术热”

非议首先来自于少林寺。因为海灯所谓“少林寺方丈”的名声,让当时的少林寺方丈释行正很不满,迁了海灯及他六个弟子的单,相当于把海灯“逐出”少林寺。接着,1989年,海灯去世后,记者敬永祥又写了《“海灯现象”——八十年代的一场造神运动》和《海灯法师神话的破灭》的文章,在杂志上发表。海灯的弟子状告敬永祥诽谤,把他告上法庭。最后,法庭判决敬永祥败诉,向海灯法师道歉。

下课之后,我们就在闲谝,魏光义就问我们,少林寺的和尚能不能打过王家塬上的七老汉。我说可能打不过吧,七老汉多厉害,会猴拳,会气功,还会袖锤。少林寺里的和尚肯定不是对手。村里人对七老汉很佩服。

马萌:回想那个时候“武功热”。五、一代宗师。

记得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因为一部电影《少林寺》,一场“武术热”风靡祖国的大江南北,老老少少的人们都在说武术,有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还练起了武术。

四、修习佛法。

我的一个堂兄说,黄毛王振西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曾经到我们宣化村来过,看过他的徒弟七老汉,表演过武功,听人说是坐盘,属于轻功。我听人说过关于七老汉的故事,说是有一次生产队里的一条耕牛快要掉到田地里的一口废弃的枯井,七老汉发现了,就上前抓住耕牛的尾巴,耕牛才没有掉到井里,给生产队避免了损失。再往后,每年过春节,东村里举行武术表演,七老汉和他的几个得意徒弟就拿出看家本领,让乡党们一睹为快,见识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

展开剩余79%

在电影《少林寺》上演之后,我当时正读初中,班里的同学都在谈论武术,我班有个名叫魏光义的同学,本来就热衷于武术,在此之前,他就跟我们东宣化王家塬上的七老汉,老人名叫王天基,在王家,伯叔弟兄中排行老七,村里人都叫他七老汉。村里上了年龄的老人们都说,七老汉在民国的时候,曾经是红枪会的成员,在蒲城乡党井岳秀的国民党八十六师当过兵,一身武功十分了得,他的师傅黄毛(王振西)是陕西清末民初“关中四杰”之一鹞子高三的徒弟。黄毛曾经是杨虎城将军创办的蒲城尧山中学的武术教官,在蒲城传授一一些徒弟。我后来查阅过武术史料,黄毛王振西在清末民初是陕西红拳的代表人物之一,功力卓尔。

一、少年苦难。

1928年,27岁的海灯有幸遇到少林高僧贞绪大师在四川化缘,于是虔诚跟随。因为他身体单薄,贞绪大师一开始并不收他。但是,最终被他的诚意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所感动,开始教他练习“童子功”“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等少林绝技。同时,他跟着师傅去回龙寺,跟着云禅和尚和丹岩老人学习内外桩功。1929年,他又结识了山东朱智涵道长,跟着他学习少林拳和道家功夫等等。

虽然母亲去世了,但还有父亲,还可以勉强度日。但是当他12岁的时候,父亲也被当地的恶霸给打死了。海灯一下成了身负血海深仇的孤儿。就像我们在武侠小说中经常看到的男主人公小时候一样。而海灯这样的经历,却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存在。

1956年,海灯到上海云居山拜见虚云大师。虚云大师对他非常赞赏。这年的7月,海灯就任云居山方丈,向僧众讲解佛法达到4月之久。10月,海灯接受虚云大师的法脉,成为沩仰宗九世传人,法号“宣明”。

接着,他又多次去宝光寺,教宝光寺和尚练武,并向宝光寺方丈贯一大师学习佛法。

图片 1

(参考资料:《海灯法师》等)

海灯虽然成了孤儿,好在舅舅还在资助他。1916年,15岁的海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绵阳南山师范学校。毕业后,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四川省国立警监学校公费学校。

1987年,四川电视台拍摄并播出了《海灯法师》的电视连续剧,更是让海灯法师的声名家喻户晓。

海灯从小就喜欢武术,小时候就跟着舅舅练习武艺,可以说是一个文武全才。他白天读书,晚上练武,勤学苦练。为了挣生活费,除了投稿外,还跟着一个叫李药师的武师给人看病。

海灯出生在清末民初那一段风雨飘摇的岁月里。他和那时候的所有穷苦少年一样,也是在苦难中长大的。他父亲是个穷裁缝,5岁时母亲去世。

海灯法师是一个毁誉参半的人物。称赞他的人,认为他既是一代武术大师,又是一代佛学大师。贬损他的人则认为,他沽名钓誉,而且其所谓高超的武功,其实也是骗局。那么,海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本来面目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