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in电费高疑为电企操纵

过去几周,欧洲几个主要电力批发市场的电价一直持续上涨。以中西欧的德法市场为首,西南欧的MIBEL市场、英国市场、意大利市场甚至北欧市场(Nord
Pool)皆纷纷中招。

西班牙市场与竞争力委员会近日发布一份电力企业经济与财政分析报告,认为电力价格存在人为操纵,并对多家电力企业提起诉讼。报告指出,2013年至2016年间包括西班牙三大电力巨头在内的多家电力企业利润率大幅上涨,电费也以每年10%的涨幅不断攀升。

图片 1

截止8月22日,MIBEL现货市场的平均价格达到68.52欧元/兆瓦时,法国现货市场平均价格达到68.02欧元/兆瓦时,而德国平均价格为8月21日为66.45欧元/兆瓦时。法国和德国的EPEX现货市场价格涨幅最高,几乎接近MIBEL市场、意大利和英国市场的现货水平。北欧的Nord
Pool市场是价格最低的市场之一,但其价格也异常高涨。2017年8月,NordPool价格约为26欧元/MWh,但其今年的价格已经接近55欧元/
MWh,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多。欧洲多地电力价格上涨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电价高涨之下,地方又怎样应对?各地电力价格还会继续上涨吗?这些问题值得一探究竟。

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西班牙的消费水平相对较低,例如水费为全欧洲第二便宜,但电费却出奇的高,且上涨幅度远远高于欧洲平均水平。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第二季度,西班牙电费税前价格在欧盟国家中排名最高,平均每度电需0.2欧元。同时,西班牙还是近年来电费上涨幅度最大的欧盟国家。西班牙电费分为两部分,除了实际消耗电量外,还需上交能源部规定的每日固定基础费,也就是说,即便当日没有用电也需要按天计算基础费。而电费单价则受发电方式、大宗商品市场走向以及电力供应商等因素影响。不断上涨的高额电费一直是西班牙民众和媒体最关心的话题之一,网络上有关怎么用电最省钱的文章层出不穷。该国政府透露,约有450万西班牙人因难以负担过高的电费而面临断电风险。根据西班牙市场与竞争力委员会的报告,2016年,西各大电力企业的净利润率在10%至15%左右,较2013年有大幅上涨。西班牙《公众报》刊文分析认为,政府称电费因干旱雨少、风力不够等不利条件不得不上涨,但电力企业却并未受影响反而效益更好,其中必有蹊跷。文章称,电力公司对发电成本的估算实际上是良心问题,因为政府不会对企业呈交的价格数据进行任何审核。据西班牙能源部估算,2017年西班牙消费者平均支付电费835欧元,较2016年增加10%,旱情是导致电费上涨的主要原因。西班牙《数字经济报》评论称,虽然旱情使当年水力发电量占比下降7%,但不足以造成电价上涨10%的影响。“电价标准始终根据最贵的发电能源来定价,并不考虑各能源所占的发电量比例,这种失衡暴露了监管问题。”电力专家豪尔赫·莫拉莱斯表示,电力资源事实上被几大巨头垄断,所谓的公平市场其实并不存在,因此更体现了监管的重要性。市场与竞争力委员会敦促政府加强管理、修改定价机制、调整对电力企业的财政补贴率、出台有利于降低电费的惠民政策等,但西班牙政府尚未对此给予回应。《公众报》认为,长期以来能源部对电力企业互相勾结操纵电价毫无作为,对政府的举措并不抱信心。电力企业一贯是西班牙政客的最佳后路,许多政客离开政坛后,会在电力企业高薪挂职担任顾问。(马德里1月28日电)《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29日 22 版)

北欧电力市场被誉为全球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跨国电力市场,其作为区域电价解决区域间阻塞的典范一直都是研究电力市场的绝佳样本。此外,由于我国电力工业一直都在尝试打破区域壁垒,北欧电力市场在我国各个电改阶段都是重点研究借鉴的电力市场模式。
今年,恰逢北欧电力市场成立25周年,在国内现货市场呼之欲出之时,我们更应该回顾一下这个对我国电力市场建设有着深刻影响的电力市场的发展。本篇将主要介绍北欧地区的电改和Nordpool的历史沿革,下篇将重点介绍该电力市场的规则和交易产品。
北欧地区包括挪威、瑞典、芬兰、丹麦和冰岛五个国家,除冰岛外,其他四个国家均已实现电网互联,形成统一运行的北欧电力市场。北欧四国的发电构成具有以下特点:在丹麦和芬兰的装机容量与发电量中,火电所占比重较大;挪威几乎完全依靠水力发电;而瑞典的水电、火电和核电的装机容量与发电量均占一定比重。因此从电源结构上看北欧四国间具有一定的互补性国与国之间存在电力交换的潜在需要。
交能网将北欧电力市场的发展定义出了4个主要的发展阶段: 1991-2000:
四国聚首,市场形成

90年代是北欧电力市场形成的主要时间,相较于欧洲其他地区,北欧的电改开始的较早。1991年挪威议会决定解除对电能交易市场的管制,正式开始电改。
1993年StatnettMarked作为StatnettSF的附属公司成立,对所有满足交易条件的市场参与者均开放。Statnett
Marked运营日前市场。除了在Nord
Pool的自愿交易外,市场参与者还可以在场外交易市场达成双边合同。
1995年StatnettMarked向挪威议会提交北欧联合电力市场协议框架,挪威能源监管机构颁布跨境交易许可证,成为挪威跨境市场交易的基础。
1996年,挪威-瑞典联合电力交换成立,被命名为Nord Pool
ASA,瑞典电网公司Svenska kraftnt 获得Nord Pool ASA 50%股份。
1996年,芬兰开始运营一个独立电力交易中心EL-EX。
1998年,芬兰电力交易中心也加入NordPool
ASA,同年Nordpool在丹麦也开设了办公室
1999年,Elbas作为芬兰和瑞典用于电力平衡调整的独立市场推出。
2000年,丹麦全网正式加入交易,北欧电力市场形成。
2000-2007:现期分离,剑指德国 2002年,Nord
Pool的现货市场活动独立为单独的公司Nord Pool Spot AS,与期货市场分离。
2004年,丹麦东部加入Elbas实时平衡市场。 2005年,Nord
PoolSpot在德国开设了第一个价区,该价区使得德国北部的Vattenfall
EuropeTransmission控制的电网区域能够从地理上进入到北欧市场。
2006年,Nord PoolSpot在德国推出Elbas实时平衡市场。
2007年丹麦西部加入Elbas实时平衡市场,新的现货交易系统SESAM投入使用。
2007-2013:现货为王,四国来朝
2008年,该年度的交易换手率和市场占有率都达到了新高,北欧现货市场的Elspot交易量占市场电量的70%。在欧洲大多数地区还在主打中长期合约的时候,北欧现货已经成为主流。
2009年,挪威加入日内市场平衡。欧洲电力市场耦合公司于11月9日重新启动丹麦-德国之间的联络线交易。当年度Nord
Pool Spot还在Elspot现货市场规定了负电价的底线。 2010年,Nord Pool
Spot和纳斯达克OMX Commodities推出英国N2EX市场。Nord Pool
Spot在爱沙尼亚开设竞价区,为立陶宛新电力市场提供技术解决方案。波罗的海四国开始正式向Nordpool靠近。
2011年,Elbas被APX和Belpex市场授权为荷兰和比利时的日内市场。
2012年,Nord PoolSpot在立陶宛开设竞价区。
2013年,Elspot正式在拉脱维亚开展业务。同年
Elbas的日内市场在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同步推出。
2013-2018:技术输出,欧洲耦合 2014年,Nord
PoolSpot独家拥有整个英国市场。西北欧电力市场通过区域价格耦合项目进行耦合。
同年,Nord Pool
Consulting成立,为其他多个国家的电力市场建设提供技术支持。 2015年,Nord
PoolSpot推出了新的日前和日内市场的网站。 Nord Pool
Spot被指定为10个欧洲电力市场的认证电力市场运营商:奥地利,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英国,拉脱维亚,立陶宛,荷兰和瑞典。
2016年,Nord
Pool被指定为为比利时,德国,卢森堡和波兰的认证电力市场运营商。 Nord
Pool与IBEX一起开设了保加利亚电力市场,并与Cropex一起开设了克罗地亚电力市场。
2017年,Nord
Pool宣布计划将电力市场引入爱尔兰。推出了新的清算和结算系统,以帮助简化欧洲区域的电力交易结算。IBEX和Nord
Pool宣布计划为保加利亚推出日内市场。同年,Nord
Pool承诺为创业公司提供免费市场数据。
从北欧电力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我们发现其首先立足于本土,致力于设计适合于北欧电力工业环境的电力市场,在技术成熟后,又帮助多国电力市场的建设。从这么多国家对北欧模式的接受程度上看,北欧市场拥有很大的灵活性和适应性,那么这个电力市场究竟如何运作的呢?我们下期见分晓。

Spain电费高疑为电企操纵。事实上,欧洲各地电价上涨的原因不尽相同却也有其共性。其中,天气及气候变化就是一大主因。今年夏季北半球的高温,导致欧洲大陆风力减少,风力发电量也大幅降低,远低于往年同期的发电水平,核电大国法国受高温影响4座核电厂停止运作。而高温也导致各地电力需求的猛增,电力供需的不平衡是推动欧洲主要电力市场价格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以西班牙为例,其8月份以来的平均电力需求已经高于过去十年同月的平均需求量。但该国本月的风能产量却是自2015年以来同月的最低水平。